第1152章 理想主义者的爱情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32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3:35:36

“你又想哪儿去了?”赵昊奇怪的看她一眼。“我发现你个小姑娘,是典型的那种思想上的巨人,行动上的矮子。”

小竹子又羞又气,作势要走。

“打住了打住了,这次真打住了。”赵昊赶忙拉住她,不知为什么,他就是喜欢跟小竹子口花花。不知是欺负偶像的女儿有快感,还是单纯因为小竹子太容易害羞了。

不都说有容乃大吗?怎么到她这里就反了呢?

赵昊便一手攥着她的小手,一手翻看书稿。

张筱菁又是一阵无奈,知道不让他沾点便宜,他是不会消停的。只好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,心中为免嘀咕道,这家伙到底怎么了,去了趟日本就跟变了个人似的?

还思想的巨人、行动的矮子呢,我看你原来才是……她轻轻皱下挺翘的鼻子,打量着在认真看书的赵昊,一时又有些痴了。

和赵公子红袖添香伴读书,是她不知幻想过多少次的场景呢……当然这个伴,是结伴的伴。

“嗯嗯,很好很好。”赵昊看完数页,点头大赞道:“这套《初等力学》难度其实挺高的,你能把这些概念和定理理解的这么透,难得啊!”

“那当然,人家可是数学、物理都考一百分的好学生呢。”张筱菁闻言回过神,旋即骄傲的挺起胸来,一脸‘快夸我啊夸我啊’的小表情。

却没意识到单薄的衣衫根本遮不住自己的曲线,裹着披帛也一样。

“嗯嗯,真不错,你确实是我最好的学生……”赵昊装作无视那动人心魄的雪堆姑射,暗暗咽口唾沫道:‘平心而论。’

“可是有一点我不太理解哩。”小竹子对科学浓厚的兴趣,也是她跟明月她们不一样的地方。她凑到赵昊跟前,一脸不解的问道:“在《初等物理》上,不是有‘力学’一篇了吗?为什么又要单独拿出来成为一门?”

“好问题。”赵昊轻嗅着美人香道:“力学确实是物理学的分支,物理学是一门研究物与物相互作用的学科,力电磁热光是它的五大分支,日后发展成熟,都可以独立成说。而力学在目前这个阶段最重要,我们开矿、建筑、机械制造、航海,甚至研究日月星辰的运转规律,都离不开它。二来,它比较简单直观,符合人们由简单到复杂的认识规律。”

顿一顿,赵昊又叹了口气道:“而且历史虽然是群众创造的,但也需要伟人的诞生来一锤定音。另外四个分支,暂时还没等到它们的伟人。”

“那个力学伟人,指的是你自己吗?”小竹子掩口笑着,给他斟了杯水。

“我说的是牛子。”赵昊认真道。

“瞎说,哪有什么牛子?”小竹子弯腰将他丢在床上的稿纸,一张张整理好。她其实蛮中意马秘书的工作的。能日日日日陪在赵公子的身边,看他如高产的奶牛一般,源源不断挤出新的知识,做他第一个读者。最大的幸福也莫过于此吧?

哪怕他有些品行不端,也没啥大不了。虽然总被撩的面红耳赤、七上八下,但小竹子并不是真心讨厌呢,只是受过的教育不容许她迎合罢了。

赵昊赶紧喝一口茶水,暖气屋里口干舌燥晃人眼啊。唉,教练,我想打篮球……

“跟我干吧。”赵昊深吸口气。

“什么?”小竹子触电似的远离他。

“我是说,过年别出海了,跟我干吧。”赵昊一本正经道:“明年我准备成立一家书局和一家报社。湘兰姐秘书处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,再给报社当总编就已经忙不过来了。所以原先印社的差事她准备交出来,我觉得你来接班最合适不过。”

“我不行的……”小竹子赶紧摆手道:“书局可是出版书的地方,多神圣啊。我可担待不起。”

“瞎说,那些人我更放心不下。”赵昊板着脸道:“他们能懂我的想法?能明白科学的重要性?知道我想让大明更多的人开眼看世界吗?”

“你这人真会说话。”听他这样说,小竹子就像吃了蜜一样,拒绝的也就不坚决了。“可是我怕搞砸了……”

“所以你要现在就开始接手,目前印社只有几十个师傅,给集团内部印印教材,还有培训资料什么的,还没公开出版过书籍呢。”赵昊摆摆手道:“这种状态正适合你熟悉试错,等上手之后,就把印社独立出去,把规模扩大它十倍,变成一家大书局,把我们的书在江南乃至全国出版!”

“嗯嗯。”小竹子不由憧憬起来。我们的书……多么美好的事物啊。

“我们的目标是,要让老百姓也能买得起书,看得上书!”见张筱菁听得入巷,赵昊高兴的两手攥住她一双柔夷,双目闪闪放光道:“这才是让老百姓识字的最佳途径!”

“相信我,只要我们朝这条路走下去,用十年二十年,三十年时间,至少能让一半的江南百姓,四分之一的大明百姓都识字!”赵昊放开小竹子,拿起一张写满字的稿纸来,满怀激动道:“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张筱菁却没来由打个冷颤,忙裹了裹肩上的披帛道:“可老子说,其政闷闷,其民淳淳;其政察察,其民缺缺。孔夫子不也说,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吗?”

“哈哈哈,那当然了,剥削阶级最怕就是开民智了!”赵昊放声大笑道。

“什么是剥削阶级?”张筱菁不解问道。

“就是利用手中的资本,不公平占有他人劳动成果的人!”赵昊有些忘形道:“奴隶主,地主、还有即将在大明产生的资本家,都是这样的人!”

“呃……”张筱菁嗫喏看一眼赵昊,意思是那你呢?好像也很符合啊……

“我不是。我经商,我开厂,我搞海外贸易。但我不是剥削阶级,因为我的目地是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!”赵昊却坚定的摇摇头。

他不管别人怎么评价自己,这个位面也没人真正能评判他。对他来说,自我评价才更重要,只要能保持自洽,他就会一直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!

赵昊大有一吐为快的架势道:“而且剥削阶级最怕的就是发动群众。但我不怕,因为我他妈是在红旗下长大的,我去他妈的资本主义!有大明特色的社会主义它不香吗?”

“啊……”张筱菁彻底听蒙了,她这才知道李明月说,我能听懂你的每一个字,连起来却不知道什么意思……到底是个什么感受了。

“赵公子,你,没事吧?”

“呵呵,吓到你了是吧?”赵昊这次回过神来,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道:“放心吧,我也就是口嗨一下。个人的努力在历史的进程面前太渺小,何况我也没资格为两三亿大明人选择他们该走什么路。”

“这责任太重,我小鼻子小眼小模样,担不起的,所以我绝对不会做选择。”说着他长长叹口气道:“我能做的,就是尽量帮他们少走弯路,尽量让大家自己做出选择——但这个大家不只包括读书人、商人和地主,还包括普通的百姓。”

“可是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制定规则,所以要想有公平的机会,选择自己的路,他们必须先成为强者!”赵昊长长一叹,仰望床顶绚丽的花梨木纹道:“老百姓都是文盲,怎么跟人家斗?只能让人家当枪使,最后被人家篡夺了果实罢了……”

小姑娘呆呆看着赵昊,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撼,甚至比那江南铁笛给她的震撼还重。好半晌,她才下定决心、鼓起勇气,含羞拿起赵昊的手,颤抖的搁在他一直觊觎的地方。深深的望着他道:

“你说的大道理,我还听不大懂,也许将来会懂的。但有一点我听懂了,你心里装的不是自己,而是千千万万与你不相干的。并且你需要人帮忙,我愿意跟着你干,哪怕你将来与整个大明为敌,我也认了!”

不愧是张居正的女儿,只是凭直觉,就敏锐察觉到了潜在的危险。

她却仍然愿意灯蛾扑火,这不是文青病,这是理想主义者的爱情……

赵昊感动的流下了……鼻血。

“咦,你怎么了?太干了吗?”小竹子赶紧手忙脚乱的帮他仰起头,又拿枣子给他塞住鼻子。

“没四,偶太感动了……”赵公子瓮声瓮气道。

~~

初八日到金陵,赵公子一行这次没去江东门码头,而是将科学号停靠在了南京城最北面的外金川门。

巧巧一家还有余甲长,早就等在外金川码头了。

双方说了好一通拜年的话后,便坐上前来迎接的画舫,沿着金川河一路南行进城,然后顺着大前年挖开的玉林河,直接就到了小仓山下的芙蓉池。

和赵昊站在甲板上,看着玉林河上来来往往的客船画舫,余甲长满是自豪道:“自从公子让芙蓉池连上了金川河。官员商旅从北方到金陵第一站,都放在咱们小仓山了!离京前也愿意从咱们这里出发,能省半天的路呢!这也就是过年,平时这玉林河上,船要多好几倍的,就连江东门那边都受影响了。”

ps.又是三更,继续求月票啊!!!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