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1章 大家都有光明的前途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44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3:35:36

昆山县衙后堂,啪啪啪之声响个不停。

那是赵二爷在与三位佐贰官,在围成一圈搓麻将。

这阵子,他们约摸着新的任命该下来了,都有些心绪不宁,很是烦闷,便在赵二爷的号召下,打几圈麻将放松一下……

谁知搓了半天下来,赵守正却秀才搬家净是输,结果心情更糟糕了。

这一把,四人面前都已经碰了四副刻子,只剩手中一张单吊了。

一连好几圈下来,一个胡的都没有。赵二爷便按捺不住,留下了刚摸到的二筒,打出了自己的幺鸡。

“小鸟。”

“和了。”何文尉马上一摊牌,亮出了自己那张牌,竟也是一只小鸡。

“巧了,下官也有一只。”白守礼也笑眯眯的搓着手,也亮出自己的小鸟。

“这么巧,那下官也不客气了,我也是。”熊典史推倒自己的牌,竟也是幺鸡。

“尼玛,本官的小鸟这么厉害?”一炮三响的赵二爷脸都绿了,一边把赌筹丢给三人,一面气闷道:“今日怎么牌运如此之差,到现在还没胡一把?”

“说得就跟县尊,以前和过几把似的。”心直口快的何文尉,得意洋洋的将筹码摞好。

“老何,我看今年的厕委会主任,就换你来当吧。”赵二爷瞥他一眼,真是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。

“好哎好哎,下官这个掌厕县丞也该功成身退了,何大人肯定能比下官干得好!”白守礼高兴的腮帮子直颤,幸灾乐祸的笑道:“这可是早有公论的。”

所谓早有公论,自然是指何文尉那‘闻味县丞’的绰号了。

“大人误会了,下官不是那个意思。我是说您之前忙于政务,没有闲暇娱乐啊。咱们去年过年到现在,一共打了不到三次牌吧?当然没和几次了。”何县丞见识不好,赶忙补救道:“对对对,是这个意思,绝非质疑您大人的牌技!”

他也是举人出身,哪受得了整天挨个厕所转悠,检查便池清洁否,粪汤外流耶?那他这‘闻味县丞’的外号,是一辈子也甩不脱了。

“那你说,本官是什么原因老不和啊?”赵二爷端起手边的紫砂文旦壶,滋溜吸一口。“要是说对了,那就不换人。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”要紧关头何文尉两眼滴溜乱转,忽然看见县尊大人手中的茶壶,急中生智道:“我知道了!是因为大人手里拿着茶壶!”

“我拿着茶壶怎么了?”赵守正不解问道。

“大人您想啊,茶壶听起来就是‘差和’啊,所以才每盘都会差点儿才能胡。”为了不当厕委会主任,何县丞也是蛮拼的。

“有道理有道理。”赵二爷恍然拍了拍脑袋,将茶壶递给长随道:“给老爷我换个酒壶。”

“酒壶也不吉利啊,久久才和。”白守礼马上道:“在床上久了是好事儿,在牌桌上还是要快和的。”

“那换个尿壶?料定能和?”赵守正白他一眼。

“哈哈哈!”四人放声大笑起来,驱散了屋里略显烦闷的空气。

“其实三位大可不必如此忐忑,”赵二爷一边摸牌一边开解三位佐贰道:“本官和府尊给你们的评价都是卓异,按院大人那边也都打点好了,这次肯定都有光明的前景。”

“能跟大人三年,是下官几个的福分……”三人诚心实意道。

“这次下官就盼着,也能当个正印官,哪怕去云贵我也认了!”何文尉苦笑道:“说实话,下官在昆山九年,之前就从没指望过高升,就算是转迁,也不过是换个衙门当那背黑锅、受闲气,被正堂官当奴婢使唤的佐贰罢了……”

“哦,这三年,本官给你这么大委屈?”赵守正挤兑他道。

“绝对没有,大人对下官是很爱护的。没有大人,下官怎么可能连得三年‘卓异’呢?”何县丞赶紧摆手道:“下官只是说出天下佐贰官的难,是大人这种肯定一路正堂的状元公,想象不到的……”

“呵呵。”赵守正似笑非笑的点点头,又问白守礼道:“老白你呢,又愁个什么劲儿呢?”

“因为下官哪儿都不想去,我舍不得昆山父老啊。”白主簿眼圈一红道:“这里就像我的第二故乡一般。”

“我看你是舍不得在昆开司的位子吧!”何文尉却毫不留情拆穿了他。

白守礼在昆开司的副董事长,可不是白干的。昆开司每年发给他一千两银子的年薪,还有年终奖。

这二年昆开司的业务蒸蒸日上,年终奖才是大头啊。前年他得了一万两,去年翻一番,到了两万两!

这可都是干干净净的收入,跟贪污受贿来的钱,能一样吗?

换了谁,也不舍走啊……

“嘿嘿,看破不说破,朋友继续做嘛。”白守礼讪讪道:“下官也没啥志向,就是想多守护昆山几年,不能让人破坏了大人辛辛苦苦创造的大好局面。”

“哈哈,这小嘴,抹了蜜似的。”赵二爷笑着点点头,又看向熊典史道:“老熊,你呢?”

“下官就是想继续跟着大人干,大人去哪我我去哪儿,绝对不含糊。”熊典史马上表态道。

其实赵昊进京前,曾专门找他聊过,问他愿不愿意跟着自己父亲走。熊典史孑然一身,早就认准了赵昊前途远大,便毫不犹豫答应下来。是以此时才会回答的那么干脆……

“老熊,大人不是让你表忠心。”何文尉笑骂道:“你这一说,搞得我们好像恨不得离开大人一样。”

“是啊,那不是朝廷决定的事情,咱们没法左右吗?”白守礼也附和道:“不然咱们都跟着大人混。大人当知府,咱们给他当知县,还不是美滋滋?”

“倒也是。”熊夏生微微颔首,不复多言。

~~

四人正说话间,忽然外头响起脚步声,紧接着是门房俞大爷的声音。

“老爷,公子来信了!”

屋里四人登时紧张的连呼吸都不会了。

“哦,快拿进来。”赵二爷的声音都变了调。

俞闷便推门进来,将一封京城来信,奉到赵守正面前。

何文尉三个提心吊胆,看赵二爷哆哆嗦嗦裁开信封,拆信刀险些把手腕划伤。

待赵守正抽出信纸展读,三位更是屏住呼吸,等待最终的审判。

谁知赵二爷居然呆在那里,三人好险差点没憋死。

“大人,到底什么情况啊?”何县丞终于忍不住,大口喘气的问道。

“任命都下来了。”赵守正看他一眼,平复下心情,笑道:“恭喜你,得偿所愿了,何知县。”

“何,何知县?”何文尉如坠梦里,老大的年纪眼中噙着泪,哆嗦着嘴唇问道:“敢问大人,是哪个县?”

“本县。”赵守正笑道。

“啊,哈哈哈……”何文尉登时欢喜炸了。

昆山县是什么地方?如今全国发展最快的县。赵知县父子已经打好了坚实的基础,他只要萧规曹随,就能稳稳的出政绩!

而且他在昆山已经九年,方方面面早就熟的不能再熟,也不用担心水土不服,乡绅不配合之类。

这可比去云南贵州当个知县,强之百倍了!何县丞只想高呼万岁,自己何其幸运啊!

但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当大老爷的人了,必须要矜持。他只好强忍着手舞足蹈的冲动,十分辛苦……

“那大人我呢?”白守礼忙迫不及待问道,说着给自己一耳光道:“瞧我这张嘴,应该先问大人,高升何处了?”

“呵呵,无所谓的。”赵守正宽厚的微笑道:“也恭喜你了老白,你接替老何,升任本县县丞。”

主簿正九品,县丞正八品,也是官升两级。但不用离开昆山,意味着他还可以继续在昆开司任职。得偿所愿的白守礼登时就乐疯了,咧着大嘴傻笑个不停,激动的同样说不出话来。

“至于老熊你。”赵守正的目光转向熊夏生,一字一顿道:“升任潮州府海阳知县。”

“啊?”熊夏生再面瘫,闻言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典史可是未入流品的文职外官,居然一下子连升六级,被提拔为七品正印知县!

就算他料到赵公子会设法额外提拔自己一下,也没想到居然把自己拔得这么高……

“哎呀,老熊恭喜恭喜,哦不,熊大人。”见下级超过自己,白守礼难免有些酸溜溜,笑道:“朝廷可谓人尽其用,潮州那种兵荒马乱的地方,正适合你你大展身手!”

“呵呵,在哪里不是为朝廷效劳?”熊夏生也不介意,一起处了多少年,还不知道他这点儿小心眼。白胖子除了贪财好色胆小嫉妒早泄外,人还是不坏的。

“不知大人将高升何处?”何文尉终于回过神来,忙问赵守正道。

“呵呵,本官和老熊同路,都去潮州。”赵守正面露苦笑道。

“呃……”白守礼重重给了自己一耳光,都不知该怎么往回圆了。

“哦?是去任潮州知府吗?”何文尉先是一惊,旋即欢喜道:“恭喜大人,成为国朝由州县绯袍加身第一人!”

白熊二人也赶紧恭喜起来。

“错了,不是知府,”赵二爷满嘴苦涩道:“是背黑锅、受闲气,被正堂官当奴婢使唤的佐贰……”

“啊?”何文尉只好也给自己一耳光。“瞧我这张嘴!”

ps.今天还是一更哈,明天应该就可以两更了哈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