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2章 并不艰难的决定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26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3:35:36

等到李时珍的化验结果出来,就可以确诊了。

他从皇帝的脓血中,除了发现大量的被江南医院命名为‘佛郎机病原体’的梅毒螺旋体外,还有大量的金黄色葡萄球菌、溶血性链球菌等,所以皇帝其实是杨梅疮合并一系列化脓性炎症了。

虽然查阅内起居注和太医院医案的要求被拒绝,但万密斋和李时珍还是能凭借丰富的经验、科学的化验结果和冯公公提供的问询口供,大体倒推出皇帝发病的过程:

佛郎机病原体进入人体之后,通常会有二三十天左右的潜伏期,以皇帝正月下旬的开始发病的时间来计算,所以他感染的时间应该在去年腊月下旬。

通常来讲,第一期的佛郎机病是不足以致命的。但皇帝身子骨被酒色掏空了,十分虚弱,自身免疫力十分低下,导致佛郎机病原体在体内迅猛繁殖。可太医完全没往这个病上想,只以皇帝是操劳过度、又滥用补药导致上火的结果。所以只开了些清热解毒下火的药,非但没有效果,还把治疗的黄金时间都耽误了。

等到上月廿二,皇帝再次病倒时,佛郎机病已经发展到了第二期。其实这时候太医已经诊断出是什么病了,但他们没有把握治愈此病,也不敢担责任用虎狼之药。结果让皇帝的病继续发展,导致身体多处合并感染,整个人惨不忍睹了。

“也就是说,佛郎机病只是诱因,要命的是感染。下一步就是败血性休克、多重器官衰竭,连命都保不住了……”李时珍摘下手套,一边用大瓶的酒精给双手消毒,一边淡淡道:“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抗感染治疗,如果能成功,说不定还能有几年圣寿。”

“如何治疗呢?”赵昊心情沉重的问道。

“传统疗法无非就是防风通圣散加减。”万密斋便缓缓答道。皇帝的病情虽凶猛,但并不是什么疑难杂症,所以治疗方案也很清楚。“再结合新医学的抗菌抗病毒治疗,应该很快就会见效。”

“嗯。”李时珍认同的点点头道:“其实不管传统还是科学,这病关键就在一个‘毒’字上。毒邪不祛则诸症难平。从这点来说,太医院那帮废材所用清热解毒凉血泻火诸法,并非不对证,只因攻逐邪毒之力不专,荡泄火毒之途不畅,所以没什么卵用。”

“不错,此病宜急攻毒荡浊,顿挫毒势,方可拔除病根。所以防风通圣散不能遣用原方,此时非速攻则难扼病势啊。”万密斋又细细推敲道:“我欲于原方减去芎、归、桔、术,加用葛根、羌活、青蒿。”

“这样疏风解毒变为了发汗排毒。”李时珍点点头,提笔记下万密斋的方子。

“不错,还要重用硝、黄,将通里散热变成攻下热毒,从而使之成为一个专攻邪毒之剂。”万密斋最后确定了药方,然后未免生出扁鹊之叹道:“若早一个月,仅用此方便足够了。”

“是啊,不过辅以大蒜素注射一疗程,当能解毒……”李时珍写完最后一个字,搁下笔对赵昊道:“如果还不行,就得动用你的保命神器了。”

“嗯。”赵昊点点头,背着手在堂中踱步许久,方问道:“如果用了青霉素,可以确保皇上痊愈吗?”

江南医学院在隆庆四年就已经培养出了青霉素,但产量十分感人,除去试验所用之外,目前也就培养出够救治一到两个危重病人的剂量。因其太过珍贵,被集团董事会定为最高级管制药品,除了救治赵昊本人外,使用前必须得到赵公子批准。

“这个谁知道呢?”李时珍一摊手道:“但可以确定的是,到时候如果青霉素也没用的话,那就彻底没救了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赵昊点点头,神情淡定道:“把它写进处方。”

“嗯?”李时珍露出一丝讶异,但他很快提醒自己,老子只是个莫得感情的工具人,便重新提起笔来,在处方最后加了一句。

吹干墨迹之后,两位院长便起身出去复命了。

赵昊站在耳房门口,看着他们走向聚景阁的背影,自嘲的笑了……

他在来时路上百般纠结,甚至昨晚都彻夜难眠,千头万绪汇成一句话,就是给不给皇帝用青霉素?

以赵昊那浅薄的医学常识,也知道青霉素是治疗梅毒的特效药。就算不能彻底根除,也能给皇帝延寿几年的。

然而那样的话,高胡子又要嚣张几年了,恐怕岳父大人还有冯公公的好日子就要推迟几年了……自己和江南集团不想继续被打压的话,就只有起来跟高胡子斗法了,那无疑会平添许多变数。赵昊倒不怕斗争,与人斗其乐无穷嘛。但那样会让他的大预言术基本失效的……虽然他已经在努力避免使用大预言术了,但‘有却不用’和‘没有’,是两个概念好吗?

所以‘救还是不救’,这是个让赵公子十分纠结的大问题。他一度以为自己会选择袖手旁观,让历史按照预定的轨迹发展,然而当他来到清河县,站在聚景阁外时,心里的种种算计却都变得无足轻重了。

当他听完了两位大夫的诊断治疗方案后,几乎毫不犹豫的便做出了决定。

尽管那个决定,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。

但他不能因为还没发生的事情,就见死不救啊。

见死不救,眼下自己这关就过不去。还谈什么将来?

事到临头,反而决定就这么简单……

‘本公子还真不是个能干大事的人啊……’赵公子不禁暗暗自嘲。心说对不起了岳父,我们可能需要努努力,把高胡子赶下台去了。

或者努努力,成为高阁老的狗狗……

无论如何,终于做了决定的赵公子浑身轻松,也从耳房走去了葡萄架下,跟邵大侠在一具秋千前小声聊起来。

邵芳告诉他,他们那边十八位大夫吵了半天……哦不,经过热烈的讨论,也终于拿出了治疗方案。这会儿,由徐春甫和马铭鞠也进去聚景阁汇报去了。

两宫会在帘后听禀,并最终做出决定。

只是两宫不便发问,当然也问不明白,所以由高阁老和太医院的金院判来审核双方的医案,并给出评价,最后请两宫定夺。

赵昊心说,不愧是内阁大学士,给皇上治个病,也要搞票拟那一套……

~~

此时聚景阁堂中,‘宅仁医会’的两位名医在讲解他们的医案。

其中马铭鞠在治疗杨梅疮方面经验十分丰富,这医案便以他的处方为主。他们给出的是先内服‘三黄败毒散’,外用‘白杏膏’涂抹在溃烂处。用三黄败毒散十数剂后,再以‘身卧烟霞’之法熏蒸,当可大好。

金院判听得连连点头,心说这马铭鞠果然名不虚传,出手不凡。

其实金院判本身水平还是有的,只是在宫里,有些事比人的死活更重要,哪怕是皇帝的死活。是以他束手束脚,明知道该怎么治,为了尊者讳他也不敢用药。因为太医院所有医案都要归档作为史料的。后人一查不就什么都明白了?

他挺羡慕这些民间的大夫的无拘无束,或者说不知死活的……

待马铭鞠这边禀报结束,便轮到万密斋和李时珍了。两人呈上方才开好的处方,并由李时珍做了讲解,内容与之前对赵昊说的大体一致。

等他说完,高拱便对金院判道:“你来评判一下吧。”

“是。”金院判忙恭声应下,字斟句酌道:“两边名医的诊断大差不差,都认为皇上是热邪化火,火炽成毒,毒势嚣张,充斥表里,炽盛燔灼,烈于气分,犯及营分之气营两燔证。其着眼也都在祛毒上,应该说从这点上都没错。”

高拱微微点头。

珠帘后的两宫娘娘也紧张的拉住了手,期待着有药到病除的方子出现。

“至于治疗上,宅仁医会的方子先后治则、表里同治,看上去还是很周全的,挑不出毛病来。”金院判顿一下,接着道:“至于江南医院的方子,大约能看出是防风通圣散的加减,不过重用硝、黄,是不是猛了些?”

“乱世用重典嘛,不猛一点怎么能拔去邪毒?”李时珍忍不住抢白一句。他最看不惯太医院的一点,就是用药从来四平八稳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。只要吃不死人就好,至于治不治病,从来不是优先考虑的事儿。

“这个先不论。”金院判摆摆手,拿着他开的处方念道:“那给大蒜素静脉注射是什么情况?青霉素注射又是何物?”

“类似于打金针,只是将针头改为空心,把药物直接打入病患血管中。”李时珍解释道。

“血管又是何物?”金院判越听越糊涂。“这种针法见于哪宗哪派哪本医书啊?”

李时珍和万密斋对视一眼,就知道坏菜了。

在以保守著称的太医院面前,当你需要先向评审方科普新知识时,就不要指望自己的方案能胜出了……

ps.这更算是昨天的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