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 王盟主仍未知道,他那天是如何得罪了徐阁老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51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3:35:36

半个时辰后,午宴开始。

城南驿因为常年接待高官显贵,正厅装修的十分豪华。

厅里头雕梁画栋,宫灯高悬,一水儿的红木装饰,摆开六张大圆桌都不嫌挤。

除了官员之外,作陪的还有济宁地方的士绅富商,闹哄哄挤满了六张大桌。

桌上大盘大碗、大鱼大肉堆得小山一样,还有吱吱呀呀弹琴唱戏佐酒的,这样俗气的场面让徐阁老实在没有胃口。

但为了等王世贞的诗,老元辅还是强忍着不适,坚持了下来。

酒过三巡、菜过五味。

那扇红木山水屏风护着的主宾席上,便有官员提议,请王盟主留下墨宝或者做首诗,给济宁增光添彩。

此言一出,马上满堂鼓噪应和。好容易待到活的王盟主。不让他吐点东西出来,哪能轻易放他离开?

王世贞早就等着这一刻了,便欣然应道:“没问题!”

说着他端起酒杯,装模作样寻思片刻,然后转身朝着徐阶拱拱手道:

“那就将这首《途次投赠少师徐相公南归七言近体六十句》送给元辅。”

“哇,六十句!这下可过瘾了!”济宁官员们马上兴奋喝彩,然后所有人安静下来,听王盟主沉声吟道:

“台阁频年秉化钧,俱将谟训比丝纶。鸿逵夙表仪端羽,骊海偏婴颔下鳞。”

“好!”才刚两句,官员们马上没口子叫好。

“两诏中兴光日月,千秋顾命见君臣。丹衷自委金縢秘,赤手重扶玉座新!”

“太好了!”官员们简直要佩服死王盟主了,能面不改色拍出这么肉麻的马屁,活该人家领袖文坛啊!

王世贞又转向徐阶,满脸诚挚的看着自己歌颂的对象道:

“百揆始知明舜目,普天原只颂尧仁。戟门昼敞恒如水,椽笔阳回总是春……”

却见徐阁老一张脸阴沉的可怕,徐璠也黑着脸要吃人一样。

“到这就可以了。”徐璠生硬的打断了王世贞,然后扶着父亲起身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也该启程了,多谢诸位的招待。”

说完,父子俩便不理面面相觑的济宁官员,径直离开了大堂。

王世贞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难道我这诗吹的还不够肉麻吗?

当初都差点把我自己写吐了……

他赶忙和济宁知府追出去。

“元辅,元辅请留步啊!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,惹得元辅如此不快?”

济宁知府这个郁闷啊,自己费时费力请客,还请出这么大的不是。这他妈找谁说理去?

徐阁老已经在儿子的搀扶下,走到驿馆门口了。

闻言才一边朝着船上走,一边淡淡道:“明府不要多心,老夫没有针对你,只是突然倦了,请回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知府大人站住脚,看看王世贞。不针对我,那就针对你了。

“我?”王世贞想破脑袋,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惹恼了这爷俩。

“不是你是谁!”徐璠回过头,朝他狠狠啐了口浓痰道:“又一只白眼狼!”

“我怎么就成白眼狼了?”王世贞跟在后头叫起状天屈道:“贤弟,你就是要杀要剐,也得让愚兄做个明白鬼啊!”

“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徐璠骂道:“有本事戏耍我爹,你还没胆子认吗?真让人瞧不起你!”

说完,他扶着颤巍巍的老父,径直上了船。

“元辅,以我两家的世交,你觉着我会戏弄你吗?”王盟主委屈的眼泪都下来了。

“那可未必。”徐璠冷笑道:“张太岳还是家父的衣钵传人呢!可能现在这世道,就兴恩将仇报吧!”

说完,嘭得一声关上了舱门,再不理哭丧着脸的王世贞。

王盟主在码头上呆立半晌,直到那艘官船远远驶去,他才猛地摘下头上大帽,狠狠丢到湖里。

“他妈有病啊!”

王世贞一直到去世,都没弄清楚,那天他是怎么得罪徐阁老父子了……

他甚至把自己那十二句诗,一个字一个字的拆开,研究了整整半个月,也没从中看出哪有一点,能惹恼徐家父子的地方。

~~

扬州东关码头。

众人终于可以在这里好生休整一下,再神清气爽的回金陵了。

码头上,叶氏的弟弟叶希贤,亲自带着车队前来迎接。

有赵守正与他叶叔叔去寒暄,赵昊也乐得省事儿,跟巧巧和马湘兰钻上了一辆豪华的马车。

赵公子正在点评车厢里的装饰,华叔阳敲响了车厢的门。

“师父,我岳父在扬州给你留了封信。”

“哦?”赵昊伸手接过来,奇怪问道:“王盟主怎么来扬州了?”

“我也是刚看信才知道。”华叔阳忙答道:“岳父他已经被任命为河南按察副使,正好从运河北上。”

说着他一脸惋惜道:“可惜路上错过了……咦,师父你这是?”

华叔阳发现师父一下下拍着额头,口中还念念有词道:“忘死了,忘死了……”

“没事儿,我晕车。”赵昊随口敷衍一句,追问道:“你岳父何时从扬州启程的?”

“上月二十五。”华叔阳道:“算起来,这会儿应该已经进河南地界了吧……”

“哎,晚了……”赵昊苦笑一声。

“什么晚了?”华叔阳吃惊的看着赵昊,心中狂叫道,师父要对岳父发动大预言术了吗?

“没什么。”赵昊摆摆手,示意他滚蛋。

然后便不管一头雾水的华叔阳,嘭得一声关上了车门。

车厢里,巧巧和马湘兰也奇怪的看着赵昊。

只见他像一只豆虫一样,在天鹅绒面的座椅上不停蠕动。

两人问他到底做了什么亏心事,赵昊却打死不说。

让赵昊怎么告诉他们?

自己过年时,应吴时来要求写给徐阁老的那首唱和诗,正是抄自王盟主的大作——

《途次投赠少师徐相公南归七言近体六十句》啊!

当然,六十句实在太长,而且后头的也不应景……毕竟徐阁老当时还在位上呢。

于是赵昊便将前十六句摘下来,送给了徐阁老。

可惜,灵济宫讲学出了岔子,徐阁老也没给他机会唱和。于是那首诗,就只有他和吴时来,还有徐阶父子知道了……

这不就坑了人家王盟主吗?

王世贞又不知道自己的诗,还没做出来就已经被抄了。

抄了就抄了吧,还只给徐阁老父子看过,别人谁都不知道。

于是蒙在鼓里的王盟主,很可能会在见到徐阁老之后,又把这首诗献上去啊!

这让徐阁老怎么看他?

瞧不起老夫是吧?拿别人的二手货敷衍我,而且还是老夫最讨厌的小子?

ps.第四更,15000票加更,还有一更没写完,别急哈·~~~~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