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4章 昆山县由我来守护!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56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3:35:36

毫无疑问,这是一把燧发枪。

准确的说,这是一款在转轮打火枪基础上,诞生的撞击式燧发枪。

所谓转轮打火枪是由德国钟表师约翰基弗斯发明的,世界上第一款不用点燃火绳就能击发的枪械。

它将火绳手枪上的火绳夹,替换成一个源于钟表的带发条钢轮。扳动击锤,发条拧紧;扣动扳机,发条带动转轮高速旋转,摩擦火门上的燧石击发火花点火,引燃火药,砰,发射子弹!

这种枪的机构复杂、昂贵、难以修理。问世不久便被西班牙人改进成,赵昊手中这种撞击式燧发枪了。

它取消了转轮打火枪上那套蜗牛状的发条钢轮,在击锤的钳口上夹一块燧石,又在传火孔边安装了个小小的击砧。

射击时扣引扳机,燧石在簧片的作用下,重重地打在火门边的击砧上,冒出火星,引燃火药,砰,发射子弹!

这种撞击式燧发枪大大简化了射击过程,提高了发火率和射击精度,使用方便。而且较之于转轮发火枪,成本大大降低,利于大量生产。

赵昊记忆中,此时法国人马汉应该也发明另外一种燧发枪。相较于西班牙式枪机,法式枪机有更可靠、更完善的击发发射机构和保险机构,是这个时代性能最好的枪了。

但相应的,法式枪机的结构更复杂,需要更多的精细加工、更多的螺丝钉,还要在阻铁上加工复杂细小的凹槽,这对工匠水平和制造工艺的要求太高。以致于西班牙人在短暂的换装法式枪机仅一年,就换回了制造简单、成本更低的西班牙式燧发枪。

目前,大明兵器局的制造水平比起西班牙人来还远远不如,在两种枪机没有本质区别的前提下,该作何选择,不言而喻了。

赵昊将火枪递给高武,沉声道:“别忘了提醒我,回去拿给士祯。”

高大哥重重点头,他万万没想到,公子的记性比自己还烂。

~~

昆山县预备仓。

林巡按在袁方和邢司吏的陪伴下,仔细勘察完被烧的甲字仓。

结果完全验证了徐羊等人的说法,这场大火的疑点实在太大了。

他背着手立在烧得漆黑的仓库里,仰头看着仅被熏黑的屋顶,幽幽问道:

“一万六千石粮食被烧成灰,整个库房才被熏黑?连屋顶都没事儿?”

“回按院,本县预备仓是工部监造的防火粮仓,这甲字仓的壁高超过三丈,房顶还做了防火处理。里头的粮食烧光了,也不会点着仓库的。”邢司吏硬着头皮解释道:“这样就算不小心着火,也只能烧掉一个仓,不会波及到别的仓库。”

“哼哼,那么多粮食烧出来的炭灰呢?还有剩下的粮食呢?怎么也不可能一粒不剩,全烧光吧?”林巡按哂笑一声。

“救火的时候,顺道全清出去了,剩下的粮食送去堤上吃掉了。”邢司吏两手一摊,心说这都是什么鬼话?可他也只能照着徐渭的吩咐说了。

“哈哈哈,好一个查无对证啊!”林巡按仰头大笑,然后问那亲随道:“袁方,你怎么看?”

“大人,属下以为昆山县有毁灭证据,掩盖真相的嫌疑。”亲随便沉声道:“看来那徐羊等人所言,倒也未必是谎话。昆山县预备仓纵火案,怕是另有隐情!”

“不错。”林巡按冷冷一笑,望向邢司吏道:“这卷宗是你所出,如此明显的疑点,你这个刑房司吏就丝毫没有察觉吗?”

“这……”邢司吏忙解释道:“小人不过是个捉刀的,当然是上面怎么吩咐,咱就怎么写了。”

“哦?这么说,是上头有什么人,对你施加压力了?”袁方幽幽问道。

“那倒没有。”邢司吏赶忙摆摆手。

“胡说!”林巡按两眼一瞪,指着火烧火燎的甲字仓,厉声质问道:“没人强迫你,你能放着这么明显的疑点不问,直接就出结案文书?”

“小人连日在堤上抗洪,今天才被叫回来写文书,哪顾得上看现场啊?”邢司吏哭笑不得道:“再说勘察现场是快班、是四老爷的差事,这不是该刑房管的事儿啊?”

“哼,推脱!”林巡按明知对方说的是事实,却依然盛气凌人道:“立刻让能说了算的人来见我!”

“我家大老爷去邻县拜会易知县,暂时回不来。”邢司吏小声道。

“县丞呢?”林巡按黑着脸。

“何县丞去府里催粮去了……”邢司吏赔笑道:“真是不巧哈。”

“那你县里现在谁管事啊?”林巡按强抑着怒气道。

“就是早先迎接按院大人的吴先生。”邢司吏小声应一句,却没有透露徐渭的存在。

这是青藤先生怕自己名气太大,吓到林巡按,才特意叮嘱邢司吏的。

才不是憋着坏心思想阴对方呢。

“要不,小人这就去将吴先生喊来?”邢司吏试探着问道。

“滚!”林巡按挥挥手,也不知是单纯让他滚蛋呢,还是让他滚去把作家喊来。

反正邢司吏先滚出去是没错的。

待到他一出去,袁方便轻声对林巡按道:“大人,这是个机会啊。”

“嗯。”林巡按又想拢须,又搂了个空,便摸了自己光溜溜的腮帮子一把。“你是说,正好没人碍手碍脚?”

“对。”袁方点点头道:“疑点再多,也需要有确凿的证据,不然没法推翻县里的原判。”

毕竟纵火的是徐羊那帮人,这一点说破天也改不了。想要在纵火案里给纵火犯脱罪,没有强力的证据怎么成?

“怎么找证据?”林巡按一个上任不到一年的年青官员,心里哪有那么多章程啊?

“属下相信徐羊的说法,县里就是没粮了,所以才要借他们放的这把火,将只存在于账面上的那一万六千石粮食,一笔勾销掉。”

只听那袁方沉声道:“那么那一万六千石去哪了?赵守正才刚上任,又家财万贯,贪污这些粮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”

顿一顿,袁方沉声道:“那么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昆山县根本没进那么多粮食!所谓每天来五艘粮船,只怕是为糊弄人心的障眼法!”

“啊,你是说……”林巡按眼前一亮。“那些粮船里,根本没那么多粮食?”

“十成十是这样。”袁方斩钉截铁道:“稍稍一算就知道,他们每天起码虚报一千石粮食。那么五艘粮船上,最多只有一半的粮食。至于另一半是什么……”

说着他踢一脚满地的沙砾。“这还用说吗?”

“一定是沙子!”林巡按双手重重互击,激动道:“这满屋子的沙砾,根本不是他们用来灭火的,而是袋子里本来装的就是沙子!”

那一刻林巡按自觉成为大明狄公,兴奋的满脸通红,达到了颅内高潮!

他便猛一挥手,高声下令道:“从现在开始,每一船运入昆山的粮食,本院都要亲自检查!”

ps.三连更之第一更。复活求月票啊!~!~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