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2章 阴魂不散的幽灵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37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03:35:36

林润还真没猜错,苏州此番事变,正是徐家兄弟在背后捣鬼。

原委也很简单。

应天巡抚携苏松兵备道,率领两千官兵气势汹汹而来,任谁都知道,这次肯定要来真的了。

摆在徐家面前就只有两条路了,要么任其宰割,破财消灾。要么就得主动出击,设法把林润撵走。

很明显,前者会让人认为徐家今非昔比,已经软了!到时候谁都敢来徐家头上割一刀,换谁谁能受得了?

后者则会让天下官员继续对徐家保持敬畏。

因此不管最后怎么选,亮出徐家的肌肉,跟林中丞斗上一斗,掰掰手腕都是必须的。

既然如此,当然是晚动不如早动了?徐璠便让徐瑛授意佃户们拖延时间,自己则煽动了苏州的民乱。

当然,没有火星子,风再大也扇不起火来。

是因为苏州本来就到了市民无以为业、怨气冲天的地步,徐璠才能如此轻易煽风点火的。

~~

见一切都顺顺利利,按照自己的算计发展,徐璠心头涌起久违的快感。

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,在内阁呼风唤雨,安排天下英雄天下事时的光景。

那时候,父亲还是首辅,自己官居三品,百官恭顺无比,张居正也不例外。姓赵的小子不知在哪儿吃奶……

一切都是那样可心。

仅靠回忆,徐璠就感觉自己有些醉了。

徐瑛躬身,给徐璠又倒了一杯酒,然后端起自己这杯,满脸愧色道:

“以前都是弟弟无知,总想跟大哥较劲。现在才知道我跟大哥比起来,那就好比能先生碰上熊先生,差了很多点啊。”

“呵呵呵……”徐璠瞥一眼徐瑛,不由笑道:“为兄不过比你年长一截,在父亲身边久一些罢了。以前的事情就掀篇了,谁让你是我弟弟呢?”

“来,大哥,干。”

“干。”

说着两人碰了一杯,仿佛芥蒂尽去。

“对了,郑元韶呢,跟着回去了没?”徐璠搁下酒盅,继续问道。

“没有,他还在行辕。”徐八忙恭声答道。

“那两千太仓兵呢?”徐璠又问道。

“看上去,带走了一半的样子。”徐八道:“兵营里还有好些人呢,两个千户也只走了一个。”

“嘶……”徐瑛不禁蹙眉。“这是什么意思?留一手吗?”

“还不死心呗。”徐璠哼一声道:“把人都撤了,他一时半会儿哪还有脸再回来?让郑元韶带人钉在松江,就是想杀个回马枪。”

“哼,他也得先把苏州那一摊子,收拾出来再说。”徐瑛冷笑道:“那帮刁民,这次可没那么好应付。”

“不错,要想快速解决,他得拿出几百万两的真金白银来。可他有吗?”徐璠不屑的笑道。

“当然没有啦。”徐瑛哈哈大笑道:“除非他把秋粮分给那帮刁民。问题是他敢吗?”

“他当然不敢了。挪用皇粮可是死罪。”徐璠断然道:

“不过我们也不能坐等,明天约一下郑元韶,我请他吃酒。

“大哥的意思是?”徐瑛心中一动,似乎领会到些什么。

“不错,把他拉到咱们这边来。”徐幡似是把玩着手中的白瓷酒杯,淡淡笑道:

“姓郑的不过一个举人,上头又没门路。当到正四品按察副使就到头了,未必会像林润那样一根筋。”

“是啊。”徐瑛兴奋的搓着手道:“像林润那样的傻子能有几个?凤毛麟角而已。大部分人不还是千里当官只为财?”

“他不为财也不要紧,我还有个他不能拒绝的理由。”徐璠这才呷一口杯中酒,稳稳搁下了酒盅。

~~

徐瑛陪徐璠喝到天擦黑,才回了自己的阿房园。

他本打算趁着酒劲儿,去倚红偎翠、胡天胡地一番。

却见那徐六在园子里探头探脑等自己。

“你又来干嘛?”徐瑛没好气问道:“差事办不成,还有脸在爷面前晃悠,找打吗?”

“三爷,完了。”徐六哭丧着脸道:“咱们在崇明的布置全完了。”

“什么全完了?”徐瑛不由两眼一瞪。

“梅川一夫那帮人,被崇明县枪手营一锅端了。郭东林还有他弟弟那帮人,全都让沙船帮的人砍了,现在是那个沈夫人当帮主了。”

徐六硬着头皮禀报道:“咱们的眼线说,昨天她把死鬼丈夫下葬,发誓要跟三沙共存亡。据说金知县和那姓赵的小子,也在葬礼时露了面。”

“我日你祖宗!”

徐三公子狠狠一脚,揣在徐六的大腿根上,恶狠狠骂道:“你是干什么吃的?!”

徐六被踹倒在地,不由委屈道:

“小的临走前,跟郭东林千叮咛万嘱咐,千万被招惹那姓赵的。还让他告诉梅川一夫,这段时间不准露头。”

“可谁知道姓赵的就是奔着沙船帮去的啊,这谁能遭得住啊?”徐六泪眼汪汪道:“实在是防不胜防啊,三爷。”

“他妈的真邪了门了!”徐瑛恨得直跺脚,骂骂咧咧道:“这次老子可没招惹他吧?怎么盐里有他,酱里也有他?老子在崇明搞点事儿,都能碍着他?!”

无处不在的赵公子,简直就是盘踞在徐家头顶的幽灵了。让人怒不可遏,却又无可奈何!

“公子,咱们得想想办法啊。”徐六提醒只顾着发脾气的徐瑛道:“当务之急,一是确定梅川一夫的死活,他要是还活着,被他们把嘴撬开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

最大的恶果,就是会把他供出去……

“他现在在哪儿?”徐瑛黑着脸问道。

“不知道。”徐六摇头道:“活不见人、死不见尸。”

“查,给我查清楚!”徐瑛厉喝一声道:“要是还活着,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!”

顿一顿,他又狠狠瞥一眼徐六道:“不然,你就自我了断吧!”

“唉,是,知道了。”徐六打个寒噤。

“还有呢?”徐瑛又问道。

“还有就是,沙船帮那边怎么办?”徐六弱弱道:“前前后后谋划了两年,到最后就给姓赵的做了嫁衣?”

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”徐瑛又狠狠地踢了徐六一脚,啐一口道:“一个林润老子就焦头烂额了,再招惹个姓赵的?你想老子被人前后夹击吗?”

“崇明什么的日后再说,先把屁股擦干净吧你!”

ps.第四更求月票,今天眼还受得了,再写一章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